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下阶层的工人玩弄我的身体
下阶层的工人玩弄我的身体

下阶层的工人玩弄我的身体

先生上班后,带小孩去学校上课,不到八点就回到这70几坪的家,接着开始一个人的生活已是平常.

  简单准备了早餐,依然边吃边看着网路新闻,许久候,弹出一对话视窗,接下来开始跟网友打屁聊天,接受为数不少的淫秽字眼的生理考验,这是我单独生活的平常.

  那天,从房间窗外传来施工及工人吵杂的声音,我进房隔着景观窗的丝帘,看到工人正在搭鹰架,原来是大楼在整修外墙.

  我仔细端详窗外那3位工人,2个约30岁左右,另一个很年轻,应该20出头吧.然而,在一般社会的概念下,他们应该属於跟我是有一定距离的阶层,但为何这3位赤裸着上半身的工人,却如此吸引我,尤其他们那结实精壮的肌肉,因工作施力而拉扯的抖动,更是让我心慌意乱,在心跳超过正常的跳动下,我注视的目不转睛,其中一位约30岁的工人,胸膛黝黑的健美大肌肉,加上小腹的六块肌刻画着深深的轮廓,完全感受到他男人的力量,不知道隔着丝帘他们能不能看到屋内,但我只对眼前这一切迷恋.

  是日,回到家八点不到,我立即拉开丝帘,也不知为何,一颗悸动的心,只觉得期待,随手抓了一把衣服往客房去,然后坐立不安的待在客厅.些许时间,房间窗外传来期待的声音,我往房内偷瞄,是昨天那3个工人,我转而走进客房,挑了一套黑色蕾丝内衣裤,无肩带内衣及低腰内裤,外面则套上一件纯白的丝质肩带薄睡衣,衣长在大腿中间,透过这件微透明的薄睡衣,让内衣裤若隐若现.

  这时,我若无其事的走进房间,假装找着东西,时而打开衣厨,时而蹲下拉开抽屉,这时窗外只有施工的声音,却听不到说话声,我虽然外表平静,但其实内心已是澎派.

  后来我把电脑拿进房间内,坐在梳粧台跟网友聊天,累了就在床上躺了一下

  ……

  才过中午,我似乎开始享受着被偷窥的快感,再加上聊天室里与网友煽情而露骨的男女私密对话,让不再乾乾的私处,也不时一波一波的激荡.

  这时,我看向窗外,窗外3人仍像饿狼似的盯着我,我们没人想避开对方的目光,我使了一个似媚似诱的眼神后,移开目光的同时,双手伸进身后的睡衣里,解开内衣的钩子,然后边起身边由观景窗的方向转一大圈的朝向房间的浴室,同时背对着他们将内衣丢在床上,临进浴室前,双手伸进裙里,扭动着腰,将内裤由臀部慢慢褪去,然后用脚踝将内裤往床上勾去,同时也回头向窗外似望似瞄后,走进浴室内,在里面脱下唯一的睡衣后,微掩着门,露出左肩将睡衣往床上丢,望向他们,淡淡一抹微笑后关上浴门,与其说是洗澡,不如说是在浴室里幻想着他们正满足我淫欲的身体,那私处一股一股的热流,似乎只是稍解我的欲火.

  不一会儿,我裹着浴巾,走出浴室,继续享受被偷窥的愉悦.这天,我依然穿着低胸短睡衣,端了3杯冷饮走向窗外,打开景观窗旁的逃生窗,除了温柔的打招呼,请他们喝饮料外,尚闲聊几句,当然也不免几段男力女体的对话,如此,彷佛也拉近我们的熟悉.时至中午,窗外只剩那位健壮的工人,对话中他也是最粗俗,就在只有他跟我是,居然问我老公是否出差,原来,昨晚他来到我窗外,只见我一人在房间.

  当晚,小孩八点半睡着后,我回到房间,将内衣裤脱下,放在窗台上,洗完澡后,调着柔和的灯光,背对窗抛开浴巾,只着一件内裤趴再床上,半盖着的凉被,露出了上背及左大腿.

  我不知道窗外是否他正偷窥着,但我今晚期待被他不保留的偷窥,甚至是不保留的奉献,趴在床上,,总是仔细听着下午并未锁上的逃生窗,将自己当成蜜饵,等待被饿狼的吞噬.就在半睡半醒的蒙蒙间,小小的开窗声,惊醒了我,但我控制着又紧张又期待心情,假睡着.不知这个男人是谁,只觉凉被轻轻被掀起,整个背后完全呈现在这男人眼前.

  之后开始感觉到,男人粗糙的手,开始慢慢抚摸我的背及腿,手劲越来越大,也隔着内裤抚摸我的私处.这时我的呻吟声,似乎鼓励了他,他立刻粗鲁的由身后摀住我的嘴,扯下我的内裤,然后解开他的裤子后,立刻用力拉开我的双腿,粗暴的用他的坚硬占有我春色泛滥的私处,一开始疼痛中其实是更多的愉快,接着那完全滋润的私处已任由他予取予求,他一次又一次的将滚烫的体液强而有力的射进我体内,在不知来了几次高潮后,听到他拍下了我被他侵犯的样态,没有生气,反而多了一份淫荡.

  听到他穿上了裤子,临走前,用气音在我耳边说,明天老公会回来吗?我慢慢但明显的摇着头,他拍了我的屁股,说了一句骚货,然后由窗外离开了.之后的接连两天,我都被他用布蒙着眼,任由他边用粗俗下流的言语享用我的身体,满足我淫荡的灵魂.

  而自认高贵的我,居然被下阶层的工人毫不保留的玩弄我的身体,却是如此的痛快,甚至期待被继续的粗暴.

  也许女人有时也期待自己是一个被粗暴猎人追捕的猎物,在被猎人捕获时,成为他丰富的美味大餐,填饱男人饥渴的兽性.

  【完】